“坏学生”连连逃课险些被开除转身成全美业界

日期:2018-12-19编辑作者:ag88.com

  他放荡不羁,逃过院长吴有训的课,嫌华罗庚上课废话太多,是十足的“坏学生”。

  他直接在公开场合声称自己平生最讨厌那些统计学家,更是得罪了一路业界大牛。

  不过,他一生将概率论从一个毫不起眼、孤立的课程发展成为数学界中一个独立的大学科。

  他被誉为“美国概率论界第一人”,是国际公认的概率论学界最后一位集大成者。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在美国研究概率论的教授:要么是他的学生,要么是他学生的学生。

  当大多数学生还在为升学困恼时,19岁的他就凭借着超人的智商考取了清华大学物理系。

  那时为了躲避战乱,在西南联大老师和学生们经常挤在茅草屋顶、土坯墙的教室上课,条件实在艰苦。

  虽在抗战的大后方,却还要时不时遭遇敌军空袭的威胁,能安静上完一节课都很是珍贵。

  吴有训发觉钟开莱逃课后怒不可遏,找他来痛骂一顿,甚至想要直接将他从学校开除。

  在数学系本科毕业后,钟开莱继续留在西南联大读研,师从当时研究解析数论的导师华罗庚。

  当很多人都以为他一改过去的不良作风,当一名好学生时,他却再次与导师抬杠,重新陷入了转系危机。

  第二天他将自己文稿往华罗庚桌上一放,撂下话说:“拿去看吧,能用几句话讲完就别浪费口水吧。”

  华罗庚当然很不爽,反驳他说不就是个毛头孩子吗?自己回去折腾了一晚上愣是把十页整成了三页,回敬给钟开莱。

  两人成功因意见不合彻底闹翻,钟开莱再次重蹈覆辙,转到许宝騄先生门下继续念研究生。

  两年后,他考取了第六届庚子赔款公费留美奖学金,并于1945年远赴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留学。

  怀着远大的抱负,留学期间,钟开莱选择了专攻当年华罗庚眼中不值一提的概率论。

  事实上,概率论于1933年才被划分为真正的学科,当时处在数学研究中尚属空白的领域。

  因为存在着许多不成熟的问题,概率论也一直被业界孤立,很少数学家愿意主动涉足。

  但幸运的是,钟开莱在读博那两年,就拜在了当时概率和统计学界的世界第一人哈拉尔德·克拉梅尔的门下学习。

  一位叫John Tukey的导师为了能让他服气,他亲自用红笔把钟开莱论文中出现的语法错误一点点标注出来。

  他就跑到图书馆把John Tukey的全部著作都找出来,同样认真地用红笔将其中的所有语法错误也一一标注。

  尽管钟开莱依旧时不时会跟老师产生“过节”,但他还是以优异的成绩顺利博士毕业了。

  当时他发表一篇关于独立随机变量序列的最大部分和的论文让他迅速在业界小有名气。

  凭借着出色的表现,这位上学时经常与老师抬杠的学生也摇身一变成了大学老师。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他辗转在芝加哥大学,哥伦比亚大学,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康乃尔大学等地方任教。

  每每上课时遇到一些离经叛道的学生时,他记起当年的往事,心想这些家伙到底知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本事叛逆?

  1961年,他担任斯坦福大学的数学系教授。除此之外,他还在多所世界著名学府拥有客座教授的席位。

  在这期间,在学术上他一方面为布朗运动*研究作出了重大贡献,另一方面奠定了马尔可夫链一般数学理论的基础。

  其中,他还在1981年带领创立了随机过程研讨会,涵盖马尔可夫过程和布朗运动等议题,成为了当时概率论业界最受欢迎的会议。

  而这个会议也像他一样不按常理出牌:几乎没有“照本宣科”的演讲,参会人员交流不分等级,可以互相打断,只为让大家畅所欲言,产生成果。

  除此之外,他还和同事共同创办了一系列概率论难题的讲习班,并定期在不同的大学举行。

  钟开莱公然宣称: “我就是特意安排这个时间的!这样所有的统计学家就来不了我的讲习班。我最讨厌统计学家。”

  可一般来说概率和统计是不分家的,要在概率上做好学问,往往需要扎实的统计知识。

  其实,钟开莱看起来老爱跟人抬杠,也不知得罪过多少人,但他就是这么直率,也总是有本事让人服气。

  比如他曾自称是“沈从文迷”,可当他跟自己的偶像见面时,却忍不住指出了沈从文在著作上一些不严谨的表达。

  据说有一次,一位年轻人申请教职,钟开莱写的推荐信写道:“这个人学问不太好,但比你们都强多了。”

  而当年嫌弃老师讲课啰啰嗦嗦的他,无论是讲课还是写教材时,也力求用最言简意赅的方式来向学生传授知识。

  他一生完成的十余部概率论著作中,统统用严密的逻辑和清晰的叙述,将概率论这门高深的学问写得浅显易懂。

  近七十年来,他写的概率论教材一直是享誉世界的经典,至今仍被世界75%以上的大学的数万名学生使用,影响了一代代的概率论学子。

  而近年来概率论也因为在金融领域上的应用一度成为热门领域,谁又能想到半个世纪前就有一位中国人在开荒呢?

  也许有人会说他年少时的离经叛道略显鲁莽,但这并不影响这么一位叛逆的学子成为人人瞻仰的学术大师。

  但回过头来细想,他的桀骜不驯不是无理取闹,只是直率地表达自己,让人人都能达到臻于完美的境界。

本文由“坏学生”连连逃课险些被开除转身成全美业界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坏学生”连连逃课险些被开除转身成全美业界

丹尼尔·伯努利:上接第2版

在新书中,您也提到美籍华裔数学家钟开莱、陈省身和丘成桐、王浩等与沈先生或深或浅的交情。钟开莱在1975年、...

详细>>

钟开莱即可尽情领略欧洲经大国崛起观后感济史

看百年巨变,如何系统、全面地描述中国道路的世界贡献,官僚制研究经典著作,一部解读国际热点问题、表达中国...

详细>>